标王 热搜: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400电话 » 正文

宗收书画超市——“筑”在“加筝扬琴”中复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0-13  浏览次数:78
核心提示:长春市民赵德林发明了一种乐器加筝扬琴,并获得国家专利,他坚信典籍中所说的筑,就是自己改良后的加筝扬琴,业界也称其为北筑说
 长春市民赵德林发明了一种乐器“加筝扬琴”,并获得国家专利,他坚信典籍中所说的“筑”,就是自己改良后的“加筝扬琴”,业界也称其为“北筑”……

说起“筑”,你也许会想起悲剧英雄荆轲——当年荆轲奉命刺秦王,燕太子丹易水送别,高渐离击筑,荆轲为之和而歌:“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或许你还会记起汉高祖刘邦——当年刘邦平英布返乡,招乡亲会饮,酒酣,曾亲自击筑而唱《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筑,这一古代乐器,曾见证了多少重要的历史时刻,然而不知何故,自宋代起,筑却从世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人们只能通过文献的描述,去追忆想象它或许苍凉或许铿镪的余韵。

最近,记者有机会结识长春市民赵德林,他发明了一种乐器——“加筝扬琴”,并获得国家专利。赵德林说,这种乐器既能打又能弹,和古代乐器“筑”弹奏方法相同,“加筝扬琴”就是复活的“筑”。

初识“加筝扬琴”真面目

9月10日,记者来到赵德林位于重庆路附近的音乐教室,看到了“加筝扬琴”的真面目。

74岁高龄的赵德林,满头银发,面色红润,说话声音洪亮,底气很足,充满了精气神。他手拿竹片,有节奏地敲打琴弦,一曲悠扬的《梁祝》婉转连绵,如丝如缕,在空中久久回荡。

赵德林即兴演奏一曲后,讲起了自己的发明。“加筝扬琴”正如字面上的含义,是加了筝的扬琴,初看上去就是前边一台扬琴,后边接上了古筝,为了搬运方便,琴筝能拆能合。

“这里边做了很多改进。”赵德林说,“‘加筝扬琴’有12个调,而古筝只有一个调;‘加筝扬琴’兼容了竖琴、古筝、古琴、扬琴的演奏方法;扬琴部分12个调任意转,而以前要靠拨动一个机关来转调,非常麻烦。”

赵德林1961年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音乐系扬琴专业,同年到吉林省歌舞剧院工作,先后在歌剧团、舞剧团、乐团、歌舞团担任扬琴、竖琴、小军鼓、架子鼓的演奏。多年的扬琴演奏经历让赵德林意识到扬琴无论是伴奏还是重奏都有一定局限性,尤其是表达流水等音效比较困难,这激发了他改革扬琴的决心,也成就了他今日将古筝与扬琴交融的改革乐器。30多年来,赵德林从A1型一直研制到现在的A6型,目前正在研制A7、A8型。

2014年5月,赵德林携“加筝扬琴”到北京参加了中国民族乐器改革成果展演展示会,吸引了大批观众的眼球。展演现场,赵德林碰到了一位扬琴知音——安徽省著名扬琴演奏家、教育家于萍,二人在专业领域相谈甚欢。经过赵德林的简单讲解后,于萍上台演奏了《春江花月夜》《洪湖水》,并点评道:“这件乐器对有一定扬琴功底的人来说很容易上手。把筝与琴结合在一起,让我演奏流水的音效时方便多了。”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件造型独特的乐器的宣传资料就被索要一空。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乐器改革制作专业委员会颁发的证书上写着:“赵德林、张敬添、赵家林、赵宁等四人共同研制的‘筑——加筝扬琴’荣获2014年度中国民族乐器改革成果(北京)展演展示活动优秀改革乐器奖。”

典籍中寻觅“筑”的模样

对音乐的爱好和改革扬琴的决心,让赵德林把目光投向了已经失传的中国古代乐器“筑”,他翻阅、摘抄了大量历史文献,最后汇集成一篇文章,题目叫《从“筑”到“加筝扬琴”》,文章引经据典,讲述了筑的起源与演变。

筑源于战国时期,从秦汉一直到宋代,是音乐演奏中较为常见的一种乐器。根据史书记载,2200多年前,在微山湖畔的沛城,汉高祖刘邦平定英布反叛后,返乡置酒沛宫,邀宴父老,酒酣,击筑而歌,吟咏出流传千古的《大风歌》,自此“筑”便被称为“沛筑”。

李白在慷慨高歌《少年行》时也提到过“筑”:“击筑饮美酒,剑歌易水湄。经过燕太子,结托并州儿。少年负壮气,奋烈自有时。因击鲁句践,争博勿相欺。”

既然“沛筑”如此常用,它到底是何种样子?

《汉书·高帝纪》中提到:“状似琴而大头安弦,以竹击之,故名曰筑。”不过,这种乐器在宋代以后,就只见记载不见实物,乐器如何制作、如何演奏,已经失传。

赵德林还在《旧唐书·音乐志》、宋代陈旸的《乐书》中找到了关于“筑”的记载与描写。

宋代陈旸的《乐书》记载较为详细:筑之为器大抵类筝,其颈细,其肩圆,以竹鼓之,如击琴,然又有形如颂琴施十三弦,身长四尺二寸,颈长三寸,围四寸五分,首长广七寸五分,阔六寸五分,品声按柱,左手振之,右手以竹尺击之,随调应律焉。高渐离击之于燕,汉高祖击之于沛,而戚夫人亦善焉。

典籍中关于筑的记载不少,但都没有留下实物图案,赵德林只能凭借对文字的理解,在脑海中勾勒着“筑”的模样,推测其演奏方法。

扬琴中发现“筑”的DNA

赵德林从搜集到的资料中分析得出,扬琴就是“筑”的后代,并在他的《从“筑”到“加筝扬琴”》一文中大胆设想出“筑”从中国传入外国又回归中国的脉络。

汉代王昭君和亲前往匈奴,和亲队伍中就有击筑者,后来匈奴分裂为南北二部,南匈奴与汉人杂居融合,北匈奴一路迁徙至今天的匈牙利一带,“筑”也随之传到欧洲。“筑”在中国失传时期,却在境外得以保留下来,几经演变,明末清初又从欧洲经中亚以扬琴的形式传回中国。记者查阅了相关资料,持这种观点的人不少。

赵德林还讲了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上个世纪50年代末,匈牙利国家歌舞团来长春演出时,有一个节目叫《大扬琴独奏》,匈牙利歌舞团负责人曾对吉林省歌舞剧团负责人说过,匈牙利击弦乐器“昌巴尔”(与扬琴结构相似),是很早以前从中国传入匈牙利的,经过千年演变,改良成为“昌巴尔”,此次访华也有为“昌巴尔”寻根问祖的任务,只是限于当时的条件,没有人能回答这一问题。

赵德林认为:“扬琴的发源地就在中国,而并非有人所理解的‘扬琴就是洋琴’,扬琴的祖先就是‘筑’。很多人都以为扬琴是从国外引进而来的,殊不知,它的鼻祖就在中国。”

赵德林说:“中国古代既能打又能弹的‘筑’,经过两千多年的演化,其功能一分为二,打的功能由扬琴接替,弹的部分由筝承担,自己发明的‘加筝扬琴’又将两个功能合二为一,‘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话正验证了筑的发展与变化。”

失传千年的“筑”通过“加筝扬琴”复活,让赵德林感到非常自豪。

“北筑”“南筑”交流中发展

在刘邦的故乡江苏沛县,也有一位矢志研究制作乐器并复原“沛筑”的人,他叫郝敬春。第一把五弦沛筑在2010年制作完成,从萌生想法搜集资料,到制作完成,郝敬春用了整整15年。2011年1月19日,郝敬春的“沛筑”获得国家专利。根据史书记载,汉代使用最多的是五弦沛筑,但也有十三弦沛筑。在已有的研究基础上,2012年郝敬春将十三弦沛筑复原。

从媒体上看到郝敬春复原“沛筑”成功的消息,赵德林兴奋不已,并于2012年专程前往沛县拜访郝先生,复原的“沛筑”和他发明的“加筝扬琴”有异曲同工之妙。共同的爱好与理想,让两人成为好朋友,你来我往,一起交流切磋乐器的改良与制作。

2013年,郝敬春带着他的学生来到长春,“南筑”“北筑”第一次同室演奏,两件模样不同的乐器,同样流淌出千年古音,弹奏出人间清韵。郝敬春复原的“沛筑”弹奏方法是左手按弦,右手持竹击弦,赵德林把自己创造的双手按弦、双手击弦的演奏方法介绍给郝敬春,同时把自己创作改编的“加筝扬琴”独奏曲《渔舟唱晚》《梁祝》《打虎上山》《松江木排》等送给了他。郝敬春也从赵德林处学到了筑的转调等方法,回家后对“沛筑”进行改进。

郝敬春回到沛县不久,中国民族器乐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毕可炜给郝敬春打来电话,称他正在全国物色一种能够代表中国传统艺术的民族乐器,认为郝敬春研制的“沛筑”符合条件,并请他尽快制作一台。郝敬春欣然答应,用了一个月时间做出一台“汉代五弦筑”寄至北京。2014年3月,正在比利时访问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夫人彭丽媛在参观布鲁塞尔乐器博物馆时,把郝敬春制作的“沛筑”作为国礼赠送给了比利时王后玛蒂尔德。

4月1日,中央电视台播出这一新闻后,郝敬春立刻打电话把这一好消息告诉了赵德林,“南筑”成功,让郝敬春欣慰,赵德林也为朋友高兴。

“北筑”在改进中日臻完善

这“加筝扬琴”与古筝、扬琴比起来究竟有哪些过人之处?

赵德林说,如果想用扬琴表达流水等音效会有些困难,而正常的古筝在转调上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要转两个调还得额外再多配一个古筝,十分麻烦。而转调的精髓就连对筝有一定基础的人也很难做到适度的调控。改良后的“加筝扬琴”,吸收了扬琴与古筝的精华,更是让原本极难操作的转调变得简化而实用,就连6岁的娃娃操作起来也得心应手。

杨德林介绍,1980年2月,自己与长影乐团、长春乐器厂合作将扬琴与筝合二为一,这可以说是“加筝扬琴”的雏形。后来,又与苏州民乐一厂的蒋柏松、任建一师傅合作,共同研制成功既能打又能弹的现代筑——加筝扬琴,这一发明获得了国家文化部科技成果奖。该琴在音位排列、转调的应用上比现代扬琴与古筝都有所超越,用它演奏的曲调,表现力极强。

赵德林的“加筝扬琴”先后经历了六次变革。第六代“加筝扬琴”既保留了二代的转调改良,又对原本体积庞大的筝面进行了“瘦身”,携带更加方便。改良后的“加筝扬琴”不但在业界广受好评,更赢得了广大受众的青睐。人们都说,是赵德林为古筝、扬琴带来了历史性、颠覆性的变革!

2012年,赵德林与河北乐海乐器有限公司共同研制的第六代“加筝扬琴”获得国家专利,吉林大学艺术学院、长春大学音乐学院等许多高校都请赵德林前去讲课,东京中国歌舞团团长专程从日本来到长春,了解“加筝扬琴”,并邀请赵德林上日本演出。

把长春变成“加筝扬琴之乡”

《战国策·齐策》记载:“临淄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击筑、弹琴、斗鸡、走犬……”

赵德林讲,翻阅历史长卷,你会发现,筑曾在市井坊间乃至宫廷贵族间流行过,你会发现筑的演奏家,除刘邦外,还有送荆轲刺秦王的高渐离等人,《史记·刺客列传》中,司马迁这样记录了高渐离刺秦王一事:“稍易近之,高渐离乃以铅置筑中,复进得近,举筑扑秦皇帝,不中。”区区二十五字,藏尽杀机。

赵德林说,经过不懈的钻研和努力,失传已久的民族乐器“筑”终于得以回归,高兴之余,他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广收弟子,传承这一文化,把春城变为“加筝扬琴之乡”,打造长春的新名片。

2001年,赵德林退休后,创办了“德林加筝扬琴乐团”,现有近百名弟子,主要分布在长春、吉林两地,这些学生中,最小的只有6岁,最大的年过古稀,但他们对乐器都有着一样的热情、有着一样的信念。有的老人,练到动情处,甚至一双筷子也可以成为练习的“工具”;幼儿园里的娃娃们,经常被这样的天籁之音所吸引,听得如痴如醉,舍不得离开。

在越来越多的演出中,开始出现赵德林和乐团成员的“击筑”表演,2012年9月,赵德林参加CCTV全国民族器乐电视大赛进入前八名。

2012年10月,赵德林参加中国(上海)国际器乐展览会,精彩的表演吸引众多粉丝流连忘返。

2014年7月,德林“加筝扬琴”乐团参加了东北三省扬琴邀请赛,并组织了“加筝扬琴”专场表演。

除了对古筝、扬琴加以改良,赵德林还创作、改编了多首独奏、重奏和民族管弦乐合奏曲。用“加筝扬琴”,不但可以完美演绎《渔舟唱晚》《梁祝》等经典古曲,现代的曲子用它演奏起来也极富张力。

最近,赵德林和吉林省文化科研所合作,准备加工制作“加筝扬琴”,让更多的人喜欢“加筝扬琴”,让这种古老的民族乐器永久地流传下去。

赵德林在演奏“加筝扬琴”。 (资料照片)

赵德林指导赵一霏小朋友击“筑”。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技术支持 时时商务网